第一百零三章 转变


  回到揽月轩的武秀宁斜斜地靠在炕上,抱着六个月大的弘昱,母子俩凑一块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居然聊得很开心。
  武秀宁想着昨夜留在书房的胤禛,想着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德妃会给他安排两个跟孩子一样的格格,但是,他没有推辞的话,是不是说明他另有打算?
  胤禛在动用宫里的势力对付德妃后,明显已经不再像上一世那般对她抱有任何的想法,从他做得那些决定可以看出他现在对德妃一如陌生人,不,其实比陌生人还不如,应该算是正式的敌人,相互算计,不留情面。
  可能是碍于康熙的关系,双方做事都很隐秘,特别是胤禛,作为一个受害者,除非事发,不然很难有能联想到他身上,毕竟他对德妃的容忍和退让,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到,不然冷硬如康熙,也不会特地为胤禛主持公道了。
  但这个公道十分有限,否则德妃如何敢伸第二回手,现在又如何会以为赐两个上三旗的秀女就能抵消一切。
  “嬷嬷,你说德妃嬷嬷这是想干什么?她不会真的以为赐两个人就能挽回皇上对她的看法吧!”武秀宁语气淡淡地道。
  “老奴不知,但老奴能看出来皇上心软了,再不复从前的果断了。”姚嬷嬷不是那自欺欺人的人,她在宫里有势力,自然也就知道康熙前几天留宿永和宫的事,虽然这里头还有其他的原因,但做样子和心软完全是两码事。
  不过她并不在意,她的主子已经逝去那么多年了,康熙宠谁于她真没什么关系,只是让她觉得失望的是一个包衣出身的妃嫔居然比一个成年的阿哥来得重要,着实前所未同!
  “嬷嬷说的不错,但是咱们都忽略了德妃不只爷一个儿子,她还有十四阿哥。”
  “是了,相较于其他人,德妃娘娘的底牌一向比别人多!”现在是儿子,以前是善解人意,反正总有可以帮她度过难关的人与事!
  姚嬷嬷有的时候也会疑惑,这德妃难不成还真是天命所归的凤命不成,可想到这她又觉得可笑,依着当今皇上对血统的看重,德妃一个包衣宫女的出身能到妃位就顶天了,再往上,不用他们开口,就会有人置德妃于死地。
  前三位皇后,个个出身高贵,甭管她们是因为什么坐上的皇后之位,那都是无可挑剔的,而德妃何德何能?
  “嬷嬷也不必如此,虽然德妃那边我出不了力,但嬷嬷别忘了还有福晋,我相信福晋做了那么多的准备,总不可能只是想恶心恶心德妃吧!”武秀宁提这一出,也是为了让姚嬷嬷帮着查查乌拉那拉氏在宫里的动静。
  她总觉得乌拉那拉氏那边要是不盯紧一点,迟早会惹出什么麻烦。
  “是了,老奴倒是忘了福晋也在这其中插了一手,虽然她的目的老奴还不知晓,但是据宫里传来的消息,福晋的动静不小,但眼线和暗桩都躲得严实,若不是咱们提前关注,怕是还想不到那些人会是乌拉那拉一族的势力。”在这一点上,姚嬷嬷无疑是佩服乌拉那拉氏的,受了德妃那么多的刁难都未曾出手,这也是个能忍的!
  天色渐渐地暗了,外面的喧嚣慢慢地随着夜色渐归平静。
  武秀宁将睡着的弘昱交给奶嬷嬷,起身的瞬间正准备让绿芜叫膳,便见胤禛从外面走了进来。
  “婢妾给爷请安。”
  “快起来!”胤禛伸手扶起武秀宁,两人并肩往内室走去。
  武秀宁看着额头上满是汗水的胤禛,唤人准备水的同时,她自己也上前两步帮着胤禛解开颈间的扣子,让他脱下外面的长袍。
  “爷也真是的,这天越发地热了,爷还穿得这般严实,这要是又去年那样中暑了可怎么办!”同样的事情好都说过好多遍了,偏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不放在心上。
  “爷受得住,只是从书房过来走得急了些,才出了一身的汗。”胤禛看着为自己忙活的武秀宁,低声说道。
  “爷就会拿话搪塞婢妾,什么只是走了几步,爷就是存心不让婢妾放心,反正婢妾给爷做了两件常服,爷再穿可不能像现在这样,不然婢妾以后可不做了!”武秀宁似撒娇又似抗议地瞪着大眼冲着胤禛说道。
  “真的不做了?”胤禛的口吻好似在开玩笑,可看向武秀宁的目光却十分地认真。
  “爷若是再拿自个的身子不当数,婢妾真的不做了。”武秀宁鼓着腮帮子强调。
  “好,爷听你的,不再穿得这么严实。”胤禛一脸无奈地笑道。
  “是了,爷早就该这样了。虽说规矩要守,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能一尘不变,得灵活应对。而且身子是自己的,真熬坏了,心疼的还是婢妾!”
  胤禛看着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的武秀宁,不仅不觉得烦,还觉得有趣,这娇人儿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以往她可不敢跟自己扯这么多,说话谨慎小心,一副生怕犯错的模样,现在倒好,直接就管到他头上来了。
  “牙尖嘴利!”总得来说,胤禛对于武秀宁的关心还是很受用的。
  每多见她一次,就会多在乎她一点,从初见到现在,眼前这个娇人儿的一言一行都在侵蚀他的心,而他从一开始的无知无觉到抗拒再到接受,快得让他自己都觉得讶意的同时又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那也是爷惯得!”武秀宁一脸调皮地顶了胤禛一句。
  等侍候胤禛换了常服,武秀宁便让人传膳,因着天气较热的关系,膳食多以清淡为主,却又有几个开胃的小菜,不像其他院子是尽是一些汤汤水水,让人一看就没了胃口。
  因着胤禛一进后院又去的揽月轩,后院众人的目光理所当然地全部都集中到了武秀宁的身上,虽然她们什么都做不了,可不妨碍她们打听消息,知己知彼!
  正院,乌拉那拉氏得到消息时,面色平静,心里思绪翻腾,武秀宁,好一个武秀宁,果然是个心思狡诈之辈,从入府到现在,不仅夺了别人的风光,也陷她于不义,如今,连新人的机会都不放过,不是她要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武秀宁,而是武秀宁的所作所为怎么看都像是在针对她……
  她等新人入府已经等太久了,虽说这钮钴禄氏和耿氏颜色一般,但胜在年少,这花儿一般的年纪,如何就吸引了爷的目光?
  若不是乌拉那拉氏清楚自己当初打武秀宁主意的事情无人知道,她现在都要怀疑武秀宁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也对,以武秀宁狡诈心思,能得到今日的一切,她肯定是要死死地护住,就怕再有新人如她一样上位!
  说到底,还是她太过小看她了!
  思懿院里,李氏听闻胤禛从书房出来就去了揽月轩的消息,整个人都觉得麻木了,这到底是她第几次听到相同的消息了,她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
  “主子?”玉竹小心地唤了一声。
  “自打我生了弘时到现在已经有两年了吧?爷自那时起就很少再来我这思懿院,就算留宿也只有少少几次,为什么昔日最为得宠的我现在却备受冷落?难道是我做错什么惹怒了爷却不自知?”
  “主子有两位阿哥一位格格傍身,在府里,无人能出其左右,就是福晋也得退让三分,一个武格格,怎么可能比得上主子!”玉竹宽慰地说道。
  “呵……”李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玉竹,你也不用安慰我,我心里清楚,我与武氏现在完全不能比,她如今是真得爷的心意,受宠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让我不明白是爷突如其来的转变?”
  “转变?”玉竹一脸的疑惑,明显不懂李氏的意思。
  李氏也没想她能懂什么,不是胤禛的女人怕是不会懂胤禛的改变,在武秀宁入府之前,她是府里最得宠的那一个,却不是最得人心意的那一个,她会有今天,只是因为生育之功,无关情爱,而武秀宁不一样,爷对她的宠爱超出了她已知的范围。想到这里,李氏闭了闭眼,很是不甘地道:“你不懂得,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看得清里头的弯弯道道。”
  “是。”玉竹也没较真,也原是想借机套一套李氏的话,却不想李氏只想着感慨,压根就没说什么有用的话,且福晋让她对两位小阿哥动手,可她根本就找不到机会,玉燕那边盯得太紧,她根本就不敢动,再加上李氏近来总是唤她到身边侍候,她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哪里有时机想别的。
  至于李氏刚才说的转变,她倒是有心打听,可惜李氏并不打算多说,这让她很是无奈。她倒是想立功,可机会都没有,她拿什么立功,总不能明知山有虎还往虎山行,若李氏知道她就是内贼,她可以预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有多惨!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李氏见玉竹垂首敛目,犹如一根木头杵在旁边,就觉得心烦。
  “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85qi.com八五旗小说网 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85qi.com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